诸葛の桃花酱

诸葛亮中心

【云亮】不识君(一发完)

卧槽卧槽卧槽!!!!!大大终于又写云亮了!!爱惨了这对CP  还有这个设定也超级可爱啊23333

海天一白:

Warning:


·非农药背景AU,半修仙设定,诸葛亮是九尾狐,百里骨科出没,其它人设来猜~


· @草化尚木  提供的梗,我负责开林肯加长,她负责画原皮卡车(请大家务必催她!)


·这辆林肯有点长,点开图片注意流量







  狭路相逢勇者胜,勇者相逢智者胜。


  


  而在九尾狐妖诸葛亮看来,这从古至今颠扑不破的至理名言竟然也有被打破的一天。


  


  他灰头土脸地回到洞天,心疼地摸着一根秃掉的尾巴尖,周围的小狐狸们纷纷跳过来,睁大了眼睛惊奇地看那光秃秃露出一点粉色皮肉的部分……


  


  “哇,诸葛前辈,你尾巴没了!!”百里玄策大惊小怪哇哇叫,抓住那一条尾巴。


  


  “什么叫没了,掉了点毛而已!!”诸葛亮怒瞪他一眼,九条尾巴甩了甩,从百里玄策手里抽出来,随意地铺在身后,许多小狐狸躺在上面玩。


  


  百里守约去取了药膏来给诸葛亮敷上,打起绷带。


  


  百里玄策仍然很天真懵懂地说:“可是你说过,狐狸要好好保养自己的皮毛,掉一点就是掉修为呀。”


  


  诸葛亮正色:“在外行走,江湖险恶,难免遇到些情况,还需斗法来解决。”


  


  “哇,诸葛前辈斗法输了?”还没等诸葛亮阻止,百里玄策已经嚷嚷地整个洞天都知道了。


  


  诸葛亮扶额。




  


  没错,诸葛亮就是传说中狐族的智慧担当,也是群殴斗法中的扛把子,经历百次战斗从未有过败绩的超神大妖。至于为什么没输过,因为他一直秉承着三条战斗原则:那就是能群殴的时候绝不单打独斗,能埋伏的时候绝不站在阳关大道,能站在后排的时候绝不往前一步。


  


  但人在河边走,总有湿鞋的时候。


  


  他为了给洞天里的小妖们去采一株蓝魃颰仙草,特意算好了日子,提前去山上守着,只待仙草汲取天地日月精气,芳蕊吐露刹那间,化为兽形,轻轻咬断收割即可。到了蓝魃颰成熟那日,他早早守在仙草边上,化为狐狸形,白色的皮毛在月色下,疑是银河流泻,他走上前去,用狐狸爪轻轻扒了扒蓝魃颰周围的黑土,警惕地看了看周围,粉色小舌在根茎上一卷,牙齿轻轻一咬,蓝魃颰就已经被衔在嘴里。


  


  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


  


  嘴里叼着蓝魃颰,诸葛亮自然不敢久留,就是怕有人劫道,他呼哧带喘地连奔了三里地,走到一棵树下,把蓝魃颰放在地上,正准备化成人形,忽然一道黑影斜冲了过来,二话不说就夺走了蓝魃颰。


  


  诸葛亮大惊失色,九尾一甩,朝那窃贼攻过去,虚空中九道蓝色光影闪过,像是被凭空割开一道裂缝,气浪滚散开来,而那窃贼竟然不闪不避,不慌不忙,银枪飞舞,依次挡开了九个方向的攻击。


  


  诸葛亮利爪伸出,朝前一跃,扑到对方脸上,猛力一划。


  


  一道蓝色的发带断成两截,落在地上。


  


  “呵……倒是个脾气挺大的狐狸。”窃贼捂着额上的浅浅渗出血来的爪印,低声笑了出来,幸亏他躲得及,不然连眼睛都得被抓瞎。


  


  诸葛亮轻盈地落在地上,围着窃贼打转,借着些许月光,还有窃贼手上银枪的反光,他终于依稀看清了那小人的面容,与他想象中猥琐的样子不同,反而是五官俊美深刻,身姿清隽,一手银枪横在胸前,自有一股川渟岳峙的气概。


  


  或许是九尾狐狸是世间少有的有灵气的生物,那贼人反而握枪一拜:“这株仙草我有急用,还请兄台割爱,我叫赵云,本朝大将军,府邸就在京城,若是有其他所求,在下一定竭尽全力为兄台办到。”


  


  诸葛亮心里冷笑一声,哪听得这些,不过以退为进,隐匿在山林之中,赵云以为诸葛亮真的离开了,还朝着无人的小路上朗声道谢。只是方一回头,就听见头顶树杈声一响,诸葛亮从高处一跃而下,九尾化成银箭朝赵云面门射去。


  


  赵云冷喝一声,心下知道今日是绝不可能不动手了,索性凶相毕露,银枪舞得密不透风,仙草往腰间乾坤袋里一塞,朝准狐狸扑过来的方向——


  


  “天翔之龙!”


  


  诸葛亮腰间被枪身横扫过,整个身子都飞了出去,撞在树上,觉得自己已经粉身碎骨了,他这才发现赵云手里长枪并不简单,依稀看到一只银色雷龙幻影在枪尖盘旋,张牙舞爪地吐露出电光。


  


  还未等诸葛亮翻过身来再发起第二次攻击,赵云一枪戳在他尾巴尖上,诸葛亮整个狐身都疼得弹了起来,尾巴已经被烧焦了一大块,仓皇朝山林深处逃去,没逃两步,一股寒气从尾巴处泛上来,冻得诸葛亮浑身僵硬,倒在了树下。


  


  诸葛亮悲从中来,看来今天仙草拿不到,一身狐狸皮都难保了,想他修炼千年,竟然到头来还敌不过一个人类两枪,亏他还自觉是绝代智谋,真是羞煞人,这样想着,狐狸爪都蒙上了眼睛,羞于见人。


  


  可预想的剥皮之痛倒是没有传来,身后靴音越来越近,一披蓝色披风盖在诸葛亮身上,赵云还揉了揉他一身狐狸毛,看见被电秃掉的部分还很痛惜的样子,从周围几处摘了一些药草,放在嘴里嚼碎了,覆在狐狸的伤处,诸葛亮疼地打了个抖,小腿微微抽搐,模模糊糊听见赵云的声音:“狐狸,对不住啦,这草我用的急,九州五岳也只有这一株,今日夺了你的仙草,来日你想要什么,我都给你好不好?”


  


  诸葛亮心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头一扭,不看赵云,反正人为刀俎我为鱼肉,赵云说什么他也不能反抗不是?


  


  赵云见他没有反应,拍了拍他的身子,朝下山路走去,消失在夜雾中。


  


  诸葛亮动了动,身上麻痹感慢慢散去,他甩了甩身子,将那一身碍眼的披风抖下去,呜呜叫着走了两圈,在地上看见断成两截的发带,诸葛亮嗅了嗅,仔细记住了仇人的味道,露出了利牙。




  


  


  赵云,京城人士,大将军。


  


  诸葛亮咬牙切齿地将这几个信息嚼化在嘴里,化成人形,顺利地进入京城,不费多少工夫就找到了将军的府邸。


  


  月上柳梢头,诸葛亮在自己周围布下重雾,隐去身形,挂在屋檐上嗅着空气中的味道,找到将军的踪迹,他远远看见一小亭水榭从回廊延到湖中,轻纱挂在水榭四周,随着湖水送来的微凉夜风飞舞,乌黑曜石铺就的地板上覆盖着一层白色绒毛毯子,赵云就倚在当中小几上自斟自饮。可他也并不是一人,诸葛亮分明在飘舞的轻纱之中,看见头戴金钗,身着桃花粉裙的舞姬手持一小鼓,腰肢摆动间,手脚上绑着的银铃微微作响,和鼓点融成一首妩媚动人的乐曲。


  


  一曲舞毕,舞姬柔若无骨地靠了过去,端起酒杯向赵云敬酒,赵云接过酒杯,一饮而尽,两人不知说了什么,只见赵云从身上解下装仙草的乾坤袋,朝舞姬推了过去。


  


  诸葛亮的心肝肺都要气炸了。


  


  什么急用,不过为了钓女人用的!


  


  只见舞姬从乾坤袋里掏出蓝魃颰只折了一小枝,拜了拜就离开了,身影娉婷多姿,诸葛亮的心思活络起来,他远远坠在舞姬身后,看她进入一间屋室,下人推进来一个木桶,隔着屏风,诸葛亮看见舞姬将粉裙金钗除去,将一枝仙草扔进了木桶里,水汽氤氲,本来潮热的房间却因为仙草陡然升起一股清凉之感,灵气四溢。


  


  心思在弯弯绕的肠子里转过一圈,诸葛亮已经有了主意,他吹去一股妖气,舞姬倒在木桶里睡去,浑然不知外界动静,诸葛亮从屏风上将女子衣裙抽走,穿在自己身上,形态一变,恰是舞姬的模样。


  


  诸葛亮整了整衣冠,金钗步摇在头顶晃啊晃,纱裙清凉,裙下空无一物,诸葛亮不舒服地动了动,想起那清香四溢的蓝魃颰,只能暂且忍耐,待将仙草骗到手,就自己给自己施个咒,把这段事给忘了。


  


  诸葛亮依照原来记下的方位,向水榭走去,赵云还在那里饮酒,看到去而回返的舞姬一愣:“小蝉,可是仙草不好用?”


  


  诸葛亮学着舞姬的模样靠过去,将刚才舞姬将草放进木桶里的情状一说,最后补充:“将军,不是不好用,只是觉得,一枝可能确实有些少了。”


  


  赵云黑黝黝的眸子一闪,嘴角荡起笑意,搂住了诸葛亮的腰:“小婵叫我什么?”


  


  “将军……”话音还未落,一股寒气顺着腰间穴位钉进来,诸葛亮是千年妖狐,寻常寒气根本就动不了他身,可这股寒气却抵御不住,诸葛亮竟然拿它束手无策,只能任凭霸冽之气流向四肢百骸,连幻形都维持不住了。


  


  金钗步摇叮叮当当坠落在地上,诸葛亮银发垂下,躺在赵云的怀里,气喘吁吁,身后银色九尾垂落下来,衣裙也遮掩不住。


  


  诸葛亮动弹不得,脑门上冷汗顺着脸颊滑下来,坠入耳边,只见赵云嘴唇翕动,声音忽远忽近:“小蝉往日叫我,都叫一声子龙哥哥。”


  


  诸葛亮气炸了肺,他想,真真一对狗男女,谁能知道你们私下里是叫子龙哥哥还是叫小情儿。


  


  既然修炼了千年,就能忍常人所不能忍,诸葛亮一双已经维持不住人瞳的眼睛眯了起来,蓝瞳在里面转了转,搂住了赵云的脖子,媚态万千,轻柔地喊着赵云的名字,声音柔媚入骨:“子龙哥哥。”他拧腰转了转,想要脱离那股寒气,呼出一口妖气,带了狐族特有的魅惑香气。


  


  赵云竟然还真的似被妖气所惑,放开了诸葛亮,仔仔细细地看着他:“你是谁,叫什么名字?”


  


  “孔明。”


  


  听到这个名字,诸葛亮仿佛看见赵云眼里有什么情绪一闪而过,还未等他继续施展魅惑术。赵云已经一手撩起了衣裙,插进了那团成一簇的尾巴里,顺着毛往下摸,勾着最后那尾端打了绷带的地方:“原来是那日的九尾狐?我说过,这仙草是有急用,你从我这里是拿不到的。”


  


  急个屁!


  


  诸葛亮心里呸了一声,可面上仍是笑盈盈的,温言软语,勾着赵云脖子上系着的金色龙晶,眼神悠悠一荡,彷如浩淼烟波江上来:“将军不是说我想要什么可以来府上要吗?”


  


  “你想要什么,说来听听?”赵云说完,面色一正,将乾坤袋在腰间又打了个死结,“除了仙草。”


  


  诸葛亮暗骂他实在鸡贼,还水火不浸,就连媚术都拿这家伙毫无办法,难道这赵云真是一块石头化成的精怪不成?眼看仙草是拿不到了,总得想办法脱身才是。


  


  于是心思一转,诸葛亮做出一副媚上小人的模样:“将军打败了我,令我心服口服,妖界向来强者为尊,依我们狐族的规矩就要娶我。”


  


  说完这句话,诸葛亮自己面皮都挂不住,升起薄薄红晕。


  


  他心里想,反正横竖是一拍两散以后谁也不认识谁,丢点脸总比丢了命值。他期待着赵云推开他,再退后三步,然后他就跳进水里逃出生天,连逃生路线他都算好了,只是万万没想到,赵云连磕巴都不打一下,就点了下头:“好。”


  


  好你个头啊?诸葛亮惊恐地眼睛都变成了立瞳,却见赵云一本正经地把他给摆正了,让诸葛亮骑在他身上,坐在他怀里,赵云抱着诸葛亮的腰:“你是千年狐妖,在狐族中地位应该也是超凡,自然不能草草将你嫁了,说吧,想要聘礼几何?”


  


  诸葛亮心思转瞬间就绕了好几道弯,也正色回答赵云:“东海金珠千百斛,天宫仙酒十万觞,百鸟之王琉璃羽,九州白龙七寸麟。”


  


  “胃口挺大的嘛。”赵云抬眉。


  


  这岂止是胃口大,根本就是不可能。想要找金珠,那非要去东海龙王宫里走一遭,想要天宫仙酒十万觞,也只有花果山齐天大圣能取来,更别说凤羽龙鳞,每一样都比那仙草值几万倍,诸葛亮就不信赵云还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。


  


  “拿不出来?”诸葛亮佯装脸上升起怒气,一推赵云,“娶不起就放我走。”


  


  这一推之下用了真力,可一掌拍在赵云胸膛上,如入江海,化于无形。


  


  诸葛亮惊骇,抬头对上赵云的温柔笑脸,忽然天地倒转,诸葛亮躺在厚厚的软毛上,直觉一双带着茧子的大掌贴在了自己身上,双腿就着刚刚的骑姿,此时卡在赵云小腹上。


  


  赵云仍然一副谦谦君子,温润如玉的模样,可身下分明是将入未入,蓄势待发。


  


  “谁说我拿不出来,不过胃口这样大,我也得要点嫁妆才好。”


  


  诸葛亮呼吸一窒,口中已经品尝到一点凉滑的东西,他反应过来时,才发觉那是赵云的舌头在他唇齿间肆意妄为,赵云不仅舌头是冷的,渡过来的津液也是凉的,但竟然还有清冷的气息,蕴含着灵气。诸葛亮常年修炼,遇上这种灵气四溢的东西竟然抵挡不住,本能的迎合起来。


  


  赵云低声一笑,那哼笑声像是警钟一样砸在诸葛亮心底,让他清醒了几分。


  


  诸葛亮强硬地推开赵云,赵云却没有放过他,反而是顺着他的脖颈吻下去,唇印过的地方,竟然也十分透爽舒适。


  


  “你到底是谁?”诸葛亮强忍着不去迎合赵云,机警地望着对方,竟然心底生出一股惧意来,未知的恐惧攫住了他的心神。


  


  赵云微凉的舌头舔过诸葛亮锁骨,手落在那一身不太合身的衣裙上,五指成勾,化出的黑色利爪轻轻一划,诸葛亮一身玉色肌肤就袒露于他眼下。赵云一双黑眸沉沉,其中却生出一股凌厉气势,让人不敢逼视。


  


  忽然那一双黑眸中光华万千,一点一点变了颜色,化成碧海蓝晶,诸葛亮仿佛看见了一头五爪巨龙,额上长角,颌下金丹,那幻影只是显露一瞬,立刻化去,赵云又吻上诸葛亮因为惊讶而微张的嘴唇,口中吐香,香味清雅幽远,令人精神为之一振。


  


  一直吻到善于情事的狐妖也几乎窒息,赵云终于放开了诸葛亮,用褪回手形的指腹抬起他的下巴,摩挲着那艳如桃花的下唇:“可看清楚了?”


  


  “龙……龙君……”诸葛亮欲哭无泪。


  


  “叫错了。”赵云沉声说,蓝色眸子里情欲翻滚,“该叫夫君。”




  【这是一辆林肯 MKC进口 SUV 】




  昏睡中,诸葛亮做了个梦,梦见自己小时候,还是个还未开灵智的小狐狸,跑到一处洞天中饮水,那处泉水灵气很足,水波荡漾,发着幽幽蓝光,他舔着泉水,过了一会儿,他才惊觉那蓝光其实是某只巨兽的眼瞳的颜色,吓得吱哇乱叫,撞在山壁上差点晕过去。


  


  后脖子被人一提,转身对上一双蓝瞳,那双慧眼的主人将他抱在怀里,向洞府深处走去,到一石床上,倚在上面歇息,前襟微敞,玉带盘腰。诸葛亮自己坐在那人的胸上,小小的狐爪踩了一脚那人的脸,然后一触即离,有些好奇又有些害怕地看着那人。


  


  “真是个精灵古怪的小家伙。”那人说,“你有名字吗?”


  


  诸葛亮甩了甩头,那人微微一笑,一指在狐狸额上点了一下,给他开了灵智。


  


  “那就叫,孔明吧。”


  


  诸葛亮灵智一开,那人的面貌在眼前越来越清晰,最后变成了赵云的模样。


  


  诸葛亮惊醒过来,发现身上披着一件皮裘,人还在水榭里,绒毛毯子上滚着蜜枣,金黄色的蜜液把绒毛毯糊成一团。诸葛亮抱着双腿四顾,对上一双不太善意的眼睛。


  


  穿着另一件粉紫色小裙,长发披散在身后随意一绾的舞姬怒气冲冲,揪着诸葛亮仅剩一件的皮裘:“老娘的羽衣呢?”


  


  诸葛亮眼神一飘,落在湖里一团粉色不明物上,昨天晚上他和赵云在这里翻云覆雨,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衣裙给蹬出去的。


  


  绝世舞姬气得一脚踹过去,诸葛亮就地一滚,化成九尾狐,想都不想就往水里跳,水没有入成,被舞姬一把抓住尾巴,提在手里,诸葛亮这才发现舞姬正站在水波上,水花打在那一双小巧的绣花鞋上,竟然半点不湿。


  


  这些到底都是些什么人啊!!


  


  一个两个都装人,有意思吗?


  


  舞姬看诸葛亮不答,拎着狐狸尾巴使劲晃了晃:“说,你干嘛偷老娘羽衣!你接近子龙哥哥有什么目的?”


  


  诸葛亮气急了,张开嘴要去咬舞姬的手腕,可怎么叼都叼不住,口吐人言:“你和赵云抢了我的仙草不说,我上门来讨要,还,还……”还被吃干抹净,到头来还被赵云的情妹妹提在手里耍。


  


  他千年狐妖的脸可算是都丢完了。


  


  “貂蝉,你放开他。”一声冷喝从两人背后响起。


  


  舞姬哼了一声随手一甩,诸葛亮在空中团成球,划过一道抛物线落入一个宽大的怀抱里,银铠的将军怀中抱着他,脸上怒色未消。


  


  貂蝉心疼地从水里捡起羽衣:“好不容易靠蓝魃颰恢复了仙力,羽衣又没了,我可怎么回去?”


  


  赵云摸着白狐的毛,朝貂蝉冷瞥过去:“奉先将军那里不是备着两件吗,我去给你取一件下来。”


  


  貂蝉打了磕巴:“谁……谁在奉先那儿放衣服了,你可不要污我清白啊!”


  


  “那你要不要我给你取羽衣?”


  


  “……要。”


  


  赵云点了点头,抱着狐狸正准备转身离开。


  


  貂蝉踏着水波跃入水榭:“这妖孽说这蓝魃颰是你抢了它的。”


  


  “它可不是妖孽。”赵云脚步顿了一下,揪住狐狸的小脸,摇了摇,“这是我夫人。”


  


  三月之后,京城上上下下都在传,赵将军求娶了一位绝世美人,美人坐着雕龙鸾凤轿,八位俊美青年抬着进了城,鲜花铺地,十里红妆,声势浩大。


  


  百里玄策在前面抬轿,走的雄赳赳气昂昂,后面抬轿的百里守约劝他走慢点,玄策一甩头:“那怎么成!那可是苍龙,苍龙诶!!你看见他送来的聘礼了吗?哇那可是东海金珠!还有还有天宫琼浆……诸葛前辈不肯收,那条苍龙就在洞天外面砸出一个深潭来,把酒和金珠全倒进去,咱们山平白多了处酒潭。这潇洒,这霸气!你记得那根琉璃凤羽吗,你说苍龙怎么拔下来的?听说凤凰都可珍爱自己的羽毛了……”


  


  轿子里一声轻咳。


  


  “人间行走,小心点说话。”


  


  百里玄策讷讷闭上嘴,可是胸挺得越发高昂了。


  


  轿子一路抬进了将军府,诸葛亮被人扶着三拜,被送入洞房,他揪着自己的一身红色喜服,分外纠结。听见外屋一声门响,赵云进门来,身长玉立,清俊儒雅,笑吟吟看着他。


  


  “看什么?”诸葛亮不自然地把眼瞥向别处。


  


  赵云搂过他,将人放在腿上:“想看你化成九尾的模样。”


  


  诸葛亮扬起脖子,蓝瞳里微光一现,九条长尾自喜服下坠地,缠绕在赵云身上。赵云咬住诸葛亮耸动的喉结,听他喉咙里发出了舒服的呜噜呜噜声,灵活的手指挑松了衣襟,滑进喜服里。


  


  情至深处,赵云压在诸葛亮耳边,吮着他的耳垂问:“该叫什么?”


  


  诸葛亮勾住赵云的脖子,脸颊绯红,蓝眸里烛光摇曳:


  


  “夫君。”


      【END】




PS:【二号稳定车场】求小蓝手小红心和评论哦~~请鼓励我继续开下去!


PS2:顺便打个广告《英雄何处来》准备出本~\(≧▽≦)/~啦啦啦




  

评论
热度(327)

© 诸葛の桃花酱 | Powered by LOFTER